安溪新聞網

抄詩的民工

2019-05-31 10:28:23來源:安溪報-安溪新聞網

□黃炳坤

????五月,南國的大地已噴薄著夏的熱情,傍晚,空氣中仍裹挾著溫熱的氣息,漫步在河濱小徑,有樹蔭掩映,有湖風當面,還算舒爽。

????無意的一瞥,強烈的好奇心使我再折回幾步。一個頭戴斗笠,坐在花壇邊沿的瘦小身影,邊專注地在一本攤在膝蓋上的本子上書寫,邊抬眼望向前方一米開外的護欄,這在來來往往的人潮中甚是另類。那筆記本有點陳舊,泛黃的頁面沾著點點泥漬,本子中間一道深深的折痕,把每個頁面折成對半。他粗糙、關節突起的手指似乎握著根碩大的勞動工具般,費力地夾著細小的水筆,一筆一畫地抄寫著石護欄上的詩句。他每一次下筆,似乎極其用力,像在雕刻著一道道線條,令人擔心他每一次下筆,會劃透薄薄的紙張。由他一筆一畫搭起的字體有點松散,卻工整清楚,就像在構建他心中精美的房子,盡力搭好它的結構。

????“你喜歡詩歌呀!抄寫得很好!”我蹲下身子主動與他攀談。

????“哪有,寫得不好。沒事抄著看。”他略顯黑瘦的臉龐露著靦腆的笑。

????他五十開外,軍綠色的粗布工裝沾滿斑斑點點的泥污,他說,他在河濱路附近建筑工地打工,因為喜歡古詩詞,隨身帶著筆記本和水筆,休息時來河濱步道乘涼、讀詩,順便抄寫喜歡的詩歌。這長長的沿溪步道石護欄上雕刻著數以千計的詩詞,綿延數十里,稱“十里詩廊”,是小城一道頗有品味的景觀。或許是熟視無睹,我只是偶爾停下腳步看幾首詩歌,平時熙熙攘攘的人群在這濃蔭小徑漫步,也鮮能看到駐足讀詩的身影,更別說抄詩了。

????這使我想起拾荒老人進杭州圖書館看書的故事。人們在追求物欲滿足的時候,精神生活卻在物欲中不斷沉淪,好在我們生活中總有一些充滿溫情的故事,就像拾荒老人和這位民工,帶給我們思考和感動。其實只要你給知識以敬畏和注重,知識將無私回饋你同樣的熱情,不因你身份高貴或者卑微,無論你年少或者年長。

????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仍專心地抄寫詩歌,告別抄詩的民工,夕陽已在山頭,湖水挽住落日余暉,輕柔地蕩漾著暖暖的亮光。

【責任編輯:張燕清】

安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,包含安溪電視臺和《安溪報》新聞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安溪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安溪新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安溪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安溪新聞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③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安溪新聞網聯系的,請致電:23286000,或E-mail至:[email protected]

篮球训练